1991的许长守

Bucky的安全屋仔细看有好多小饼干呢,逃亡过程还买这么多吃的,实在是太可爱了叭

[盾冬]My shine[一]

[你猜我会不会把它更完嘻嘻嘻————]

巴基很喜欢布鲁克林的阳光。

在清爽湿润的草地间跳跃的波点,在河面上渲染着的迤逦艳丽的霞光,透过稀疏的枝叶撒下来的光斑,以及史蒂夫——他不被世人发掘的宝藏,他独有的小太阳。他的小斯蒂微啊,有着世界上最强大的灵魂却被限制在一个瘦小多病的躯壳里。巴基总是叹息着瞧不起史蒂夫的人们鼠目寸光,不愿意分出一眼来看看这个瘦弱身体里瑰丽的灵魂,却又很骄傲与窃喜着人们的肤浅,让他发现并独享着这份专属巴基的宝物。

当被史蒂夫从九头蛇的实验室里救出来时,巴基迷迷糊糊的看着史蒂夫,面前的人有着不输于自己的体魄,蓝宝石一样澄清透亮的眼睛和一头耀眼的金发。噢!金发碧眼大胸的美国甜心,好极了。他想。

面前穿着奇怪制服的男人紧张急切的望着他。莫名的,男人眼神让他想到了史蒂夫。在布鲁克林的时候,每当他为了收拾那些羞辱史蒂夫的小混混受伤时,或者又和哪个嫉妒他获得漂亮姑娘欢心的混蛋打起来的时候,史蒂夫也是用这种眼神望着他的,仿佛在说:噢!jerk,你又做了什么蠢事。

是的,这个小混蛋看上去正义凛然的,实际上坏的不行,毕竟打小接受过多少恶意和不屑,不指望他什么也不懂。这让巴基下意识的扯着衣服遮掩身上的惨烈伤痕,他有些怕男人生气。

他眯着眼晕晕乎乎地打量着面前这位还挺对自己胃口的甜心,然后与他的小斯蒂薇的身影渐渐重合。意外的,他没有太大的惊讶,他从来都觉得那个躯壳囚住那个强大的男人,现在他拥有了与他灵魂匹配的身躯了,这很好。他酸涩的在心里想:他的太阳终于还是露出了耀眼夺目的光芒,再也没有有人能够忽视他的能量了。虽然斯蒂夫现在灰扑扑的,耀眼的金发上沾着血迹和尘埃(巴基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找史蒂夫的坏毛病)

他试探着喊到:“史蒂夫?”

男人小心翼翼地扶他起来,用那种如释重负的声音道:“我以为你死了。”

他听上去快哭了,巴基想,也许是幻觉。

巴基想要抱抱他的史蒂夫,发现自己一只手已经揽不住史蒂夫了,然后陷入了无限的沮丧。而他新生的太阳还在紧缩眉头目光沉重。

于是巴基想要轻吻史蒂夫的眉心抚平他的焦虑,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他最好的朋友的嘴唇。斯蒂夫紧抿着嘴角,唇色显得红润和健康。不再是从前那样苍白脆弱,嘴角还挂着些细微的擦痕与血迹说明了对方刚结束一场激烈的战斗。

该死!他把一切的异常归结于邪恶的九头蛇在他身上做的实验。

再后来,在一次追捕九头蛇的过程中,他坠落了深渊。深渊的尽头寒冷恶意,肆意的冰雪仿佛能够覆盖掉世界上所有黑暗,断肢被接上淬着寒冬啸杀的机械臂,金属上折射出穿着奇怪制服的科研人员,可怕的洗脑仪器,以及一个令人作呕的小老头,小老头看他的眼神让他毛骨悚然。

他好像记起来了一些东西“布鲁克林”“金色”和一个氤氲晨间雾气与阳光的名字,名字滚在舌尖温暖的不行几乎要脱口而出,可他就是想不起来。

他开始变得狂躁起来,紧紧扼住身旁人的脖子。然后他就再次被洗脑了,超量的电流刺激着他的大脑,实在是太痛了。或者是说叫不出那个近在眼前的答案,那个名字,太绝望了。

这是他为数不多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他喉咙深处挤压出呻吟,拳头骤然收紧。像拼命的想要守住什么,即使他现在看起来一无所有。绝望的嘶哑的惨叫,像是被人生生给折断角冠的鹿。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洗脑,他瘫坐在椅子上浑身颤抖着,九头蛇致命的武器冬兵此时显得既脆弱又无害,口繳上一排深深的牙印分外瞩目 。

他无意识的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吊灯发着温暖的黄光,与阴冷可怖的实验室格格不入。吊灯微弱的发出些光芒,如同蒙尘的太阳。他想:这真像他,像…………什么?

他脑内回闪出晴空万里的天,与被阳光倾泻了一身的少年。他伸出手来想要触及那耀眼的光芒,然后一下子什么都没了。 灯光破碎了一地以燃烧的姿态撞入冬兵无机质的蓝绿色眼睛,灼烧着吞噬了眼底了无生机的瞳孔。

他意识到自己脸上湿润一片,皱了皱眉,随即发现储存自己的地方不可能会出现漏水这种情况低级错误。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没有人回收资产了,冬兵想着。

等九头蛇的研究人员准备再次冰封冬兵时,他们发现资产蜷缩在椅子上嘴里呢喃着:“史蒂夫……史蒂夫 …………”,人形兵器 细如蚊蝇般嘟囔着,像是从中能汲取什么赖以生存的能量。

冬兵接到了一个很平常的任务。然后他遇上了一个麻烦的金发男人。男人很奇怪,居然从来不下死手,他则招招致命。但这个男人居然掀开了自己的面具,这使他很烦躁,这太不妙了。身为武器是不能情绪化的。更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的是这个蠢货居然在掀完自己面具后露出痴痴呆呆的样子吼了声:“鹿崽(Bucky)!” 这个白痴居然把自己认成别人!无端的,任务脸上挂着似曾相识的表情。记忆碎片里闪过一个在火焰中穿着滑稽奇怪制服的人忧心地望着自己。一个突兀的想法荡过心口:这人……是不是瘦了?

他怒吼:“谁他妈的是鹿崽(Bucky)!” 那双蓝眼睛仿佛透过自己在看别的人。这让他感到屈辱。他妈的!你有种!他在心中狠毒的咒骂的这个蠢蛋。最后还是命令小队撤离。

我才没有心软,冬兵恶狠狠的对自己说,是因为皮尔斯的人马上要过来了。然后他听到心里有个声音呐喊着:你就是!他骂了句闭嘴,把旁边给他拎武器的九头蛇成员吓到抖得像筛子。

这是他作为冬兵职业生涯中少有的失败。

之后皮尔斯来了,叫他做任务报告。他恍若未闻,直到被皮尔斯一个耳光抽醒。

他抬起头勉强想扯出一个微笑然后失败,小心翼翼地问:“那个站在桥上的男人……他……是谁?”

皮尔斯说这个人他上周执行任务是见过的。

“可我认识他”冬兵委屈的望着皮尔斯,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皮尔斯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开始扯一些什么世界和平啊九头蛇万岁的屁话。

“可我认识他”冬兵执拗的说。他盯着皮尔斯的眼睛,企图从中获取什么信息。

皮尔斯感到说不出的诡异与愤怒,武器怎么能有思想?! 他们用了这么多年来培养的人形兵器,美国队长的一句话就让他们所有的努力毁于一旦。

美国队长,呵。皮尔斯咬咬牙。表情瞬间扭曲又恢复。 皮尔斯叹了口气,冷漠地叫科研人员重新洗脑他们的资产。

罢了,看看修理后还能不能使用吧。

冬兵温顺得像被驯化的猎犬被那些穿着白大褂的恶魔粗暴的推到椅子上,迷茫地张嘴自觉咬上那枚口繳,等待熟悉的电流与疼痛再次降临。

【盾冬】有关巴基的饲养方法(美队视角,一发完,小甜饼)

听到桃总不再担任美国队长的角色的时候,我哇的一声哭出声。文笔烂,一时爽。希望大家能提出关于我的错误和有待改进的地方。(修整完错字,顺便把结尾的BE给改了!!!!!我舍不得了!!!!!)

1.巴基其实很怕冷,但不知道为什么不爱穿秋裤。你帮我劝劝他,这样不好好护理容易得老寒腿。:)

2.大概是他爸爸那件事对他的影响,他到现在都有些畏惧高处(虽然执行任务时他一直用笑话尝试掩盖)。所以别让他独自一个人在高处待太久。

3.不要让他吃太多的甜食。尤其是巧克力,他对这类甜食毫无抵抗能力。

4.不要只给他买李子,别的水果也要吃。(如果他不吃,那就试着盯着他的眼睛放软声音喊:“巴克”。相信我伙计,他坚持不了十分钟。)

5.▲巴基很爱卫生,所以住的地方一定要保持清洁整齐。所以你也要保持自身干净整洁,不然他会生气好几天(虽然有时候你搞不清他到底在生气什么)

6.巴基很喜欢吃俄国菜,不知道为什么。如果一星期里连续跑去娜塔莎那里好几次,估计就是为了这个。(难道他们那的菜就这么好吃?)

7.▲注意,这一点十分艰难但也十分重要。可以劝吧唧少吃一点,但是不能抢他夹到碗里的食物。(这一点我都不行)如果假设你真的忘了这一点。那他打你的第一下不要回手就硬抗下这一拳,第二下抓住他的手然后对视:“i am sorry”

8.要是做错事了,不要找理由。这样做对于他来说毫无任何作用。你要尽量把自己往惨里说,说的越惨越好。他很快就会心软的。

9.吧唧害怕的时候会说很多笑话来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些。这个时候紧陪在他身边,坚定的告诉他:你会永远陪伴在他身边。

10.巴基不喜欢别人说他可爱,时常会否认自己。他想听到的左右不过一句:那都是你。
那当然都是你。

11.巴基很喜欢狗狗,(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容易吸引狗狗)但是总要显示出一副自己很嫌弃的样子。这个时候请不要揭穿他

12.巴基很喜欢喝酒,但是酒量不是很好。请不要让别人看见他喝酒的样子!!!!!(我想没有人会对他醉酒后的样子无动于衷。)更不要让他醉酒拿到狙击枪!!!!

13.尽量不要让他经常去赌场。如果他实在是想的话那就让他和洛基玩赌牌。

14.虽然巴基说俄语的样子辣爆了,但这样的称赞最好不要说出来。(因为那时候可能他会拿着狙击枪对准你的眉心。)

15.巴基看上去经验丰富,事实上只是嘴硬。虽然看上去是个情场高手,在床笫方面意外的羞涩。明明身体害怕的打颤,嘴巴却不肯轻饶着叫嚣着,让人忍不住想要做出更多让他哭出来的事。
可我舍不得他哭,我连他皱一下眉头头舍不得,他本该无忧无虑笑的嚣张自由。我只求他平安,只要这样就好,真的。我在心里欺骗着自己。
—————————————————————————

我会回来的,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一切的阴翳都会过去,剩下的困难我们一起度过。
我早就应该告诉你了,其实所有人都看得出我喜欢你。我对你的喜欢我没有办法控制,这一点不能怪我,巴克。等我回来了我们就在一起。
嗯,我们早该在一起。早到当我们还在布鲁克林。早到我们还是个孩子。
我们会一起看完大家给我们列的不容错过清单。
会一起易容去吃斯塔克给我们推荐的自助餐厅。
会一起伴着瓦坎达的晨光和你养的小羊的软糯声音起来,睁开的第一眼满满当当的都是对方。
                                     ———史蒂夫.G.罗杰斯




Sorry, I broke my promise.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的羊和李子树都灰了一半却没变回来,巴基。
这一切都是灭霸的错。

美国温差大吗??为什么塞包这么甜呜呜呜